人生识字忧患始。



小楼今夜凉    [Somewhere]

西风吹纸窗,小楼今夜凉。

其实今天温度有十到二十度,算是冬天的尾巴了。今天心情也不错,睡得长长的,像缅怀冬眠似的,穿厚大衣的日子该过去了罢。除却每天声声不息的噪音,除却小小的不愉快小小的忍耐,一切都该是快要变得崭新了。

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都不得不或迟或早或多或少地放弃过去,所以我们写字,绘画,摄影,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加深印象,于是过去在错觉里留在当下,留在我们踏青的春天,留在我们坐在茶饮店前互相扯皮的炎夏,留在抬头仰望被错落的叶遮得压抑的天空的年代,雨天里吃冰激凌的快乐是谁收走了,怀旧的文艺的泛滥了一地,别把真的和假的混在一起。

开始的时候总要为闲情说些雅致的句子,后来日子长了,渐渐看出其中的庸俗,这庸俗还在同辈和后辈甚至前辈中一幕幕上演着,似是摆脱不了的样子了。可长了见识见了世面又如何,不愿委曲着再写让自己也脸红的字,不愿掏出内里的东西随性分担,倒是连最初的感性也失却,理性的愚钝成了新的侵占者。

小楼今夜凉,念上去是甩不掉的哀婉悲怆的颜色。这颜色啊别无其他,只是油漆未干罢了。


Posted by  at  4/20/2010 00:14 | Read More  |  Edit | Comments(4) | Trackback(0)




共134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